book3  

 

你說這本的草稿比較早完成,卻放在抽屜裡,反而在第二本小說出來之後才把他再拿出來修改,這和我寫讀後感的模式有點像,有時候我們必須等待時間和經歷發酵文字,使其散發剛剛好的香氣。

 

 

 

花了兩個晚上讀完,想起最近很紅的國片<我的少女時代>主題曲<小幸運>,第一次不想對裡頭的人物這麼咄咄逼人,以得出什麼潛伏期中的答案。可我寫<如果愛不殘缺>時十分憤青,很赤裸、很過癮,但也很傷人──真的不能常常用如此風格思考文章,至少我不能,再者我也覺得這本書不需要,因為書本身的故事力道已經很強大、很punch人心;<如果愛不殘缺>的故事性內斂,曖昧式的預言讓我需要使用較濃烈的語句使其拉出一條生路。

 

 

 

若要我替這本書想一個代表詞,我會選擇「錯過」,也就是因為錯過,讓這本書非常的溫柔,讓我忍不下心犀利,況且我剛才說了,不適合。

 

 

 

男主角翔哲在喜歡的女孩晴蕙離世後困在自己的謎團裡,遇見不完整的Rainy、心事重重的晴蕙妹妹──欣蕎、身陷回憶的阿飛。他們之間彼此受到觸不著卻能清楚感受到的命運牽引,儘管過程跌跌撞撞,最後卻都得到了最適當的安排,這裡的適當安排不是單純的最後誰與誰在一起,而是每個人都找到自己要去的方向,不再迷網不安、恐懼害怕、無所依歸。若沒有故事裡的錯過,他們的人生或許會一帆風順,但卻會少了入味的人生裂痕;不用擔心受傷的世界固然令人嚮往,但倘若我們都不曾被芒草割傷,怎麼會懂得,原來遇見我們心中不斷尋找、不斷等待的那個人,是最幸運的事。

 

 

 

裡頭Rainy和翔哲對話時提到了一個觀念,名為circle,除了合理故事、增加故事的厚度,我覺得也可以運用在生活當中。應該這麼說,這本來就是世間的定律,只是我們沒有特意發現。晴蕙在英國愛上的男孩是阿飛、阿飛不斷尋找的回憶女主角是Rainy,翔哲的出場引出故事的時間軸、欣蕎的出場引出他們之間的種種事蹟,作者一邊微笑一邊補刀,緩緩埋下的伏筆到最後一刻撤底爆發,完成故事的缺角,也讓人心生無限感嘆。

 

 

 

很高興最後翔哲和欣蕎終於對晴蕙之死沒有牽掛,露出真誠的笑容簽起彼此的手,少了過去發生的事情阻礙,兩人的愛情回到最初的感動;而阿飛花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尋找的什麼,也在看到Rainy為自己做的畫像的剎那而明確,我想就算阿飛這一生注定要當沒有腳的鳥,也是甘之如飴的,因為阿飛所追求的只有這個途徑可供選擇。只要他本人願意,身為外人的我們哪裡有說話的餘地呢?而我想不管Rainy未來有沒有完整自己好面對阿飛,也能好好的整理過往的記憶,就算還是沒辦法和阿飛見面,至少傷口不再流血化膿,著實跨出好大一步。

 

 

 

有時候,可能沒有辦法馬上看到成果,但不等於之後不會出現轉機,小說裡頭的人物表面看似不停的失去、有著無窮盡的哀傷,可是這並不能等於打從一開始朝happy ending走去是好的、沒有問題的,我們都在失敗和錯誤中流淚,並且成長何看清事情。所當然的完美是個恐怖漩渦,每個人都一廂情願往漩渦跳進,卻要好久以後才能知道自己已經被牢牢困住。翔哲藉由晴蕙的離開和欣蕎產生連結,阿飛藉由還是沒有見到Rainy而終於釐清一直以來懸而未解之事;「不如人所意」雖帶來難過、扼腕等負面情緒,可接下來的柳暗花明又一村風景之豔麗,應是值得我們用錯過來換取。你所錯過的,會凝結成最美好的遺憾,附著在你的生命裡,直到永遠。

 

 

 

宿命般的錯過和分離或許愁苦,但更多時候,分離,只為,與你相遇。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shua
  • 感謝分享,周末又將來臨,歡迎抽空來小弟部落格走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