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h novel  

 

同情/受苦/日記

像樣/不倫/不像樣/正常/不像樣/不倫

夏桐/林琪/米雅

Kuma/宸禕/威凱/灰田

達瓦/月亮/自由/宿命論

相愛後動物性感傷

 

首先我想試著釐清整體的內在邏輯,主題承如書名,愛、與殘缺;邏輯呢,一個女孩──夏桐實踐新愛情運動的冒險之旅,會想到新愛情運動這奇怪名稱是因為歷史課提到新文化運動(煩死人的中國史,從國小學到高二還沒結束),簡單來說,能分為批判儒家(孔孟)、提倡民主和科學(德先生賽先生)、引進西方新思想(馬克斯主義)三大點;所以,以此類推,同樣列出三項,新愛情運動的精神就是與傳統價值觀背道而馳、眼下重於未來、愛的約束力降低,當然等會就是憑藉以上三項為中心,進而牽動整個故事的情節推演。由於我們的大作家KAI看過一定數量的電影,閱讀時可以看見像是電影分鏡的畫面感和節奏感,埋下的伏筆往後都有使用到,將人物描繪得極為生動,就算脫離這個版本的故事,也可以活出另一種姿態;故事有內在邏輯,設定角色亦然,所謂的一致性;這是作者的第六本書,處理細節的手法趨漸精細,時間的累積加上作者的經驗堆疊所形成的樣貌完整,但也具有可塑性,捏黏土般的柔軟,欣賞KAI的成長,不管是哪方面。

 

故事開始便是從一則新聞報導、一段獨白起頭,感覺像是倒敘的手法卻也不是,應該說只有把最後結果擺在最前面,之後的事件發生順序還是照著時間軸往下走。Kuma離開、宸禕出現;宸禕離開、威凱出現;威凱離開;灰田出現;灰田離開、Kuma回來,然後再離開。夏桐彷彿一隻候鳥,不斷地遷移在不同男人的胸膛,她的兩個朋友:林琪、米雅在感情上雖然相較夏桐單純些,但也不惶多讓,能在故事中藉由夏桐與她們,或夏桐與林琪、與米雅的對話發現三個人不同的想法、愛情觀、各自遇到的問題和,各自的脆弱、自私、陰暗面;同理,一樣能藉由夏桐與男人們的相處、發展察覺其背負的傷痕、鬼胎、孤獨。

 

Kuma的離開掌握了故事的始末,第一次的離開開啟了往後一連串,第二次的離開則是引領故事結束,拉下布幕、寫上全劇終,沒有任何可能性、近乎殘忍的迴避所有空間,有種疼痛蔓延,我想這是裡頭提到的「宿命」在發酵,宿命就好似將孫悟空壓制於五指山底下的釋迦牟尼,以為逃得遠遠的就能衝出控制,最後才知道,原來不管怎麼逃,都還在釋迦牟尼的手掌範圍裡。在夏桐的身上我感受到一股濃濃的悲哀,Kuma去了尼泊爾之後回來已是另外一個人,不論是身體或是心理都有顯著的成長,夏桐說白了,還是原地踏步,但夏桐似乎也只有這個選項。宸禕有段時間看似跟夏桐有一點什麼輪廓了,終究還是因為自己的考量和夏桐切斷關係,要說宸禕自私嗎?也是,但自私之人必有可憐之處,活在他人的掌控下、想要甩開一切卻又沒有能力……是真的沒有能力嗎?其實是害怕一無所有吧?夏桐這麼聰明,都能將關係分為三種了,在字裡行間的敘述中也透露出夏桐從頭到尾的知悉,可是為什麼夏桐沒有把自己拉住,反而掉進看不見未來的陷阱?是孤獨到連自己都無法辨認了吧,讓自己的感情世界男人一個接著一個無縫接軌,然後呢?夏桐越努力實踐她的新愛情運動,從她身上嗅出的寂寞味道就越強烈──因為缺乏,所以強調。這些徘徊在夏桐生活裡的男人也擁有同等的孤寂、同等的可悲、同等的罪孽,眼神能輕易穿透他們,然後透過他們的視角,我看不見、也感受不到飽滿,沒有,哪裡都沒有,我只感覺到處處的空洞,夜晚的風從之呼嘯而過,那畫面益發冷清。

 

在先前提到了林琪和米雅在與夏桐的對話中顯現了各自的內心幾個面向,林琪看上去將所有事情管理得極好,要身材有身材,要事業有事業。米雅則是和一位帥氣的機師Steve(是這樣稱呼嗎?)結婚,但一切真的有如表面上平靜嗎?如果他們之中誰有勇氣把這層假象撥開,就會明白裡頭是如何的醜陋不堪,甚至是腐爛發臭,腐爛的是人心,發臭的是心態。林琪與威凱那不能說的秘密,撞名電影同卻沒有電影劇情的純情清新;Steve在外花名遠播,我並不認為他在與米雅結婚之後會收斂,但讀到米雅對這部分的回應之後,我在想的是,到底是自欺欺人恐怖,還是愛上一個不會好好愛自己的人恐怖?夏桐能和她們做成朋友是因為她們三個都是鴕鳥吧?林琪心中城府深深深幾許、米雅硬是把不合腳的玻璃鞋套入汲汲於成為公主、夏桐用粗糙的方式掩蓋無法面對的問題。三種躲藏模樣,三種混沌人生。那達瓦的預言、月亮的指引,林琪飛得勉強、夏桐燒毀家園,是的……林琪背負太多沉重,夏桐燒毀自己的歸途,拉回上述,一切都是宿命,這必然太強大,太令人沮喪,或許每個人都在奮力與之抗衡吧?本書帶出了不同以往作品的觀點,雖是分類在愛情區,可我怎麼感覺有大眾心理的味道,不肯乖乖單寫愛情故事也是我願意讀KAI的書的原因之一,日常生活裡哪裡有像連續劇,光談戀愛就行了,不用工作、家庭也福氣美滿又安康,過於夢幻的劇情只會映襯出思想的愚蠢度,試圖刻畫那不見底的人性才是生而在世應探討的課題啊,要不然是要一輩子瓊瑤?得了吧,相愛後動物感傷,總是記成傷感,從虛幻裡走出來跟相愛後動物感傷所帶來的空虛應極度類似最耀眼、最華麗的哀愁,這樣的惆悵真讓人想點一支菸哀悼,哀悼廉價的愛情和,一團糟卻無法回頭的人生。 

 

去你的宿命,真他媽的!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