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倘若愛情本身是一種原罪,那麼要如何才能獲得救贖?』

 

打開書本的第一頁,我看到一段這樣的文字,我就明白,這本書將顛覆我對於純愛小說的刻板印象,這樣充滿哲理的第一句話,就將我所有的注意力,牢牢吸引在那行字。

 

故事圍繞在主要的三人身上,個性有些矛盾的男主角凱,以及照顧另一半無微不至的伴侶蓉,還有另男主角凱奮不顧身瘋狂愛上的青梅竹馬,樺。

 

而開頭蓉所說的小故事也讓我印象深刻:「很久以前在世界還是混沌的時候並沒有所謂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和女人是合為一體的,他們平安快樂的生活無憂無慮,但是有一天這些人類犯了天神無法饒恕的錯誤,天神將人類一分為二。從此有了男人和女人。」 

 

那麼他們犯了什麼過錯呢?

原罪。

 

顧名思義原罪就是本身會犯的錯誤,無論如何都避免不了的都是注定的一定會犯下的錯誤,在這裡我想我們人生中都有許多事情都是注定的吧。但我們不知道上天注定了什麼,未來都是不可預知的,我們只能在作者所說的背後冷硬的槍管逼迫著自己前進無法停下,即使我們不知道前方等待是什麼。也許是無與倫比的美妙天堂,還是水深火熱的可怕地獄。我們只能前進無畏的前進,我想這就是現實的一部分,在書中凱與樺分開的板橋車站,我想更能體會出這樣的感覺。

 

然而那些人類各自尋找屬於自己的另一半,不斷追求著渴求著希望找到自己完美的伴侶,然而被天神一分為二的人有的下半身是透明的,有的人頭上長了羊角,有的人在臀部長出了貓尾巴,他們找到了另一半,在擁抱對方的同時卻發現自己是碰不到對方的,無法感受對方的身形,無法得到對方身上的溫度,撲空了那樣的感覺,何其殘忍將自己付出得到的卻只是什麼都沒有的空氣。

 

『我就像寄居蟹一樣只能活在純然自我的封閉空間在小小的世界裡去放逐矛盾的靈魂。』

 

矛盾這部分來說,我想凱也是吧。他無法在蓉與樺之間做個抉擇,以至於到最後有一段時間他失去了兩者。但也許就像徐志摩所謂的三個女人那樣吧。樺是讓凱奮不顧身瘋狂愛上的陸小曼,而蓉則是照顧凱無微不至的張幼儀。雖然說男人一生中需要這三種女人,但凡事都是有代價的,不可能同時和三種女人在一起吧。

 

當然在凱失去蓉且還沒遇見樺之前,我能明白那種被空虛不斷灌滿的感覺。所有的悔恨一擁而上,他是想念蓉的,然而他只能不斷用肉體的溫度來彌補些許的空虛,只是激情過後身體感覺被抽空,更是大量的空虛,我想在這繁忙的城市中有多少人是這樣的呢?當局者迷,我們總是不珍惜自己身邊的那一半,到底自己對於另一半的感情有多少?我們不明白得到的總是不珍惜。

 

『我還會是你的小曼嗎?』

永遠都是!』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