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ind_Massage_poster  

 

【推拿】人最初的樣貌

 

盲人甚至比健全人更相信命運,因為命運是看不見的。對盲人來說,看得見的東西不一定是真的,看不見的東西才真的存在。《推拿》

 

自從受過婁燁導演的《頤和園》震憾洗禮後,他所導的片我就不可能錯過了。婁燁電影裡都有強烈的愛慾,直截了當的性禁忌,濃郁的哀愁,難解的迷惑,相當程度之下也啟發了我的創作。新片《推拿》相較以往就溫和許多,婁導由外而內,這次,潛入看不見的內在世界。

 

片頭介紹劇組不用字幕而是用聲音表達,我頓時明白,這是拍給盲人「聽」的電影,觀影時,我也時常閉上眼,聽雨聲,腳步聲,呼吸聲,聽畫外音敘事,讓些許畫面溜過,真的也能跟著故事前進,睜開眼,看見的是雨天裡的氣味彌漫,光影之中互相觸碰感受的體溫,很特別的體驗,觸覺嗅覺與視覺彷彿在相互轉換。故事一線的小馬,嗅聞愛戀的氣味尋找嫂子小孔(為什麼是嫂子我也不懂),而不是人人稱美的都紅,反思著,如果我們都看不見,依尋原始的費洛蒙尋伴,愛情是否簡單的多?

1418609619769  

觸覺、嗅覺所構成的盲人世界很直觀,但畢竟是人,也有愛恨虛榮。演員裡我最欣賞秦昊所飾演的沙復明,他嚮往健全人的生活,開店、跳舞吟詩、相親,「聽說」都紅長的極美,於是展開追求,他被美這個問題給纏住,著急的撫摸都紅的臉,可是手又怎麼能摸出美呢。秦昊舉手投足處處內蘊含光,演技相當入味,他為了此片還在眼睛裡貼膜,十足敬業。而都紅直白的對他說,「你以為那是愛情,其實就是你的虛榮心迷戀上的一個概念而已。」這句話彷彿打了我一記耳光,現今我們追求表相不重視內在靈性,不就是虛榮心迷戀上的一個概念嗎?而都紅其實也追求一種憧憬,憧憬她自己美麗的外表,可是很快就放下了,她知道盲人的外相了無意義,而關於愛情她說:沒有哪個女人是看不到愛情的,眼瞎的女人尤其看得到。簡直就是一語雙關。

 094659.13098565_1000X1000  

妓女小蠻是健全人,喜歡故事,因為故事都是假的,假得有趣,假得好玩,扮家家酒。但是,故事裡卻夾雜小馬的了投入和真誠,她卻害怕。小蠻難道不就是在講健全的我們嗎?片中有一句對白:盲人把健全人當鬼神,因為鬼神看不見,就像健全人盲目膜拜鬼神一樣,盲人也敬健全人而遠之。

 tndyjzzmbz_52168  

觀影時,我試著將自己拉高到鬼神的角度,觀察他們近距離說話方式,用手撫摸對方,用鼻子嗅聞情感,說出坦白而認真的話語,即便有人犯錯,也只是一笑置之,他們的行為或許在健全人世界中可笑可憐,但那不正是人最初的樣貌嗎?反觀我這個看不見的「鬼神」,在意別人眼光所以帶著面具過活,說不願說的話,不敢接近想接近的人,假惺惺的笑,回家偷偷的哭,不更是好假好笑好可憐。

tndyjzzmbz_52158   

人都有七情六慾,但盲人表面看似波濤洶湧,在海底卻沉穩寂靜,因他們看見最深沉的黑,我私自認為,他們更懂得割捨與犧牲(原本就接受了失去視覺)也更懂得珍惜所有。不論是以血償債的王太夫,還是緊抓愛情的小孔,以及原諒廚娘的所有盲人。在什麼都看不見的世界裡或許容易寬恕和遺忘,眼不見就是淨。試想,如果沙宗琪裡都是健全人,或許會有更多糾葛情仇,甚至死掉幾個人也不無可能,而故事就不會這麼簡單動人。

 

沙宗琪結束營業,小馬失蹤,大家各奔東西,一切都好像沒有發生過。盲人的記憶也是直的來、直的走,不留痕跡。視覺讓我們看見色彩,也容易記住難以忘懷的傷害,如果苦難沒有畫面,是否就昇華成另一種模樣?這是我不能體會的。另外,一直以來婁燁導演的電影習慣挑戰禁忌,這次選拍盲人的生活,我也稍微聞出某種批判中國體制現況的味道。就像電影對白「盲人在明處,健全人卻藏在暗處,這就是為什麼盲人一般不和健全人打交道的根本緣由。」盲人是誰,健全人是誰,之前屢遭中國政府禁拍的他只說了一句:如果此片都無法過審,那除非是有人眼瞎了。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