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9243008  

【其實你不懂愛】

 

酒吧吧檯是專為害怕尷尬的男人們所設計的,因為它提供絕佳的視線點━不用互相對望。以聊天現象來觀察,女人通常很自在的可以互視對方找話題聊,所以雙女坐吧檯的幾乎沒有,一男一女常常另有目的待一陣子就走,雙男數量就壓倒性多了。

 

KD聊著牽手恐懼這回事。我回想。跟KD認識10年了,唯一光明正大牽手的女孩只有琳,KD與她分開後,這之間他每次跟女生上床後就會找我來酒吧聊,倒沒聽他說過什麼牽手恐懼。我問什麼情況嚴不嚴重。只要對方想牽他的手,他都反射性感到害怕,那種害怕有時甚至會讓他呼吸困難,曾經牽手後對對方產生厭恨感。每一個女人嗎?每一個。在床上也是嗎?任何地方。難道在門口也不握手道別嗎?你是白痴喔。這年紀的KD笑起來有股滄桑味,大概也跟我一樣吧。

「以前覺得幸福是有個家庭。成年後,覺得幸福是有個聽話老婆,再來個美妙情人,現在,幸福只剩下喝威士忌,或許是種天譴也說不定。」KD喝第三杯,快醉了。無論男人平常多麼有自信,玩起來多麼悠游自在,被多少女人喜愛甚至寵溺。當他自悲自嘆時,旁人都束手無策。

 正在擦杯子的女酒保閒來無事,突然插話。

「說到牽手,我倒是聽說情侶牽手來由可以上溯至羅馬時代,當時女人沒有地位,也難光明正大牽手,所以是由男同性戀發展出來的,你也知道羅馬時代很多同性戀,他們相信男人的無名指有條血管直通心臟。一旦牽手就會把對方的心帶走。」

「是嗎,這是不是男人的一種天生缺陷?」KD打趣的對女酒保說。

「我不清楚,反正我從來也沒把任何男人的心帶走過。」

「看不出來。」我說。

「男人都喜歡用看的,從來不用心。所以為了掩蓋內在的空洞,上天給了男人較大的力氣,但是在各方面的脆弱程度,其實遠大於女人。」女酒保說。「再來一杯?我要下班了。」

我們陷入她的話語之中

「我都只是聽說,別太在意。」她說。

她下了班,然後我續了一杯Old Fashion。

 

「下次再試看看,或許是你太著急了。」我對KD說。

「不行,真的想到就覺得噁心。」

「那琳呢?」我終於鼓起勇氣提起琳的事了。

他猶豫一下向男酒保點了第四杯。「琳是個總是靜靜等待的女孩,當時我交了不知第幾個情人,假借出差名義幽會,琳還是靜靜的等我,不論我做什麼她好像都能接受,當時覺得這女人很無趣,所以最後任由冷漠拆離了我們的關係,反正也沒什麼差。無所謂。」說到這他停頓了,眼神變的急促而恐懼。

「幾個月前,我看見琳與一個男的十指緊扣走進某家餐廳,我頓時感覺到一陣噁心,當場立刻就吐了出來,身旁那個女生還嚇了一大跳。好像從那個時候開始的吧,更加恐懼牽手這回事。」

「如果真的再遇見琳,你想跟她說些什麼?」

「沒什麼好說的吧,一切是我的問題。勉強要說的話,就是好久不見囉,不然還能怎麼樣。」KD臉色微微發青,把第四杯一飲而盡,下了吧檯直往廁所走去。我想,無論他要怎麼面對牽手這回事,他在琳心中完全死去的這件事情已無法改變了。

 

回家洗澡後鑽進棉被裡,她正在熟睡,發出短促的夢囈,平穩心跳全身散發女人獨有的溫柔,我伸出手試探,從指尖開始游移到指腹,最後慢慢流向手掌,她好像本能性握住我,從手心中傳遞而來的柔情帶有極致危險,就像將奶油融化在熱鍋裡。會不會有一天,她也和琳一樣,將心中的我完全抹去,然後溫暖的手再繼續攫住另一雙手,緊緊扣住,融散、蒸發、消逝,於是,我就變成一個空空的人了,一想到這,混身就不自覺發冷,我湊過去緊緊擁抱她,嗅聞她的髮香。腦海中浮現一首爵士樂,多年前,尚未認識琳的KD在爵士酒吧裡常常點的歌曲,我現在突然好想聽一聽……

 

你不懂,愛情是什麼。直到你不賭上性命就無法接吻,直到你品味含淚苦澀的唇,你不懂愛情是什麼,雙眼紅腫失眠驚恐,直到你了解自己竟然那麼自我。你不會懂,愛情是什麼......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