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d-1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Wild)━不回頭的人生之旅】

 

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那就去超越你的勇氣。艾蜜莉.狄金生

 

一個能讓我成為女人,而且是那種我知道我可以勝任的女人,同時也能讓我變回小女孩的世界,一個丈量起來2663英哩(約4286公里)的世界。這世界有個名字:太平洋屋脊步道(Pacific Crest Trail)。作者在書開頭如是說。4286公里的徒步健行,我難以想像。

 

健行往往不是什麼熱血夢想,而是現實,荒野、叢林、雪地、激流都是現實,此片亦描寫了許多現實面。片中開頭的現實就是雪兒揹不起來的「怪獸」背包。在負重健行中,真的有累到連一片餅乾都能壓垮你的時候,丟掉一塊士力架都覺得揹包變輕。雪兒很幸運,負擔過重、無路程規劃其實很危險,有健行過的人知道,帳蓬要找有水源的地方搭,而且每天走幾里路,飲水控制,目標設定等等,所有計劃都一定要強迫執行,登山更是如此,天色暗了未依計劃找過夜點簡直是自殺行為。

 wild03-1  

徒步健行會花很多時間與自己共處,身處孤獨之中,能看見內在的東西非常多,面對恐懼、脆弱、心碎回憶、內疚、羞恥等等,導演運用分鏡交錯來勾勒雪兒的心路歷程,癌末媽媽的溫暖,父親的暴力,自我放蕩,對丈夫的內疚,她每踏一步,彷彿就是往自己內心更深且不堪的地方走去,觀影時真讓我溼了眼眶。想起我走在深山中,路途遙遠,體力透支,也是一面罵髒話甚至唱歌,一步一步走,經常浮現「我到底來這裡幹嘛」的念頭。片中丟鞋的畫面,和最後雪兒與小男孩對話後崩潰大哭,則是一種釋放,我也曾走不到目標山屋,在天色漸黑的山路中被巨大恐懼襲擊,最後抵達時全身癱軟哭泣,生命的強韌由此感受的到,我們從苦難懼怕中,得到自我價值和尊嚴。

 wild-movie-still-3  

當然徒步健行也會遇到一些人,不管所遇到的是好人或壞人,不也都像一個試鍊,讓你學習面對和處理,像雪兒一度懷疑意圖不軌的男子,最後卻真心幫助她。類似狀況我也在印度遇過,當你試圖防衛卻又遇到真心幫你的人,你就會學會覺察自己個性的缺洞,接納和防衛,都是一種選擇。還有那隻神秘的狐狸,我覺得就像守護在身邊的小天使,也很像她死去母親的意象,彷彿時時到身邊確認雪兒是否有所收獲有所懂得,最後她終於抵達眾神之橋,狐狸也安心滿意的離去,為影片劃下美好句點。

 Wild-2014-HD-Stills-Wallpapers  

觀影時,許多回憶噬咬著心頭,令我不停深呼吸阻擋內心的抖顫。試想,如果我沒有到尼泊爾,如果我沒有花了六天負重徒步來回海拔4000公尺的高山,我就無法感受雪兒的辛苦,如果我很順遂,小時候沒遇過家暴,長大沒有墮落和放蕩自我,同樣也無法感受雪兒的糾結。某種程度來說,雪兒根本就是我,那內心的抖顫,是一種強烈共鳴,也讓我再經歷一次當時的恐懼。自問,再走一趟尼泊爾的高山嗎?答案不肯定,因為實在太累人,但我知道的是,如果一旦從起點開始,我就會選擇走完。人生是一條不回頭的路,就像雪兒走在這太平洋屋脊步道,她明白,一旦開始就只能往前走,沒有放棄的選項。

 

我回想起登山時向村民問路的一句話,村民笑笑地回我:「Hard way is Right way, Hard way always Right.」。我想也很符合整部電影的意境吧。

10346589_797322873612530_701299540549927011_n  

PS:最後是自己在尼泊爾登山的照片 XD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