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2378786-1201108014_l  

【進擊的鼓手(Whiplash)━成功沒有憐憫】

 

「Good Job!是殺傷力最大的兩個字。」

 

血脈賁張!觀影後我只能用這句話來形容。一般師徒情節的電影通常是諄諄教誨、循循善誘,不然就是「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那種溫和追尋,結局最後也都是導向「勵志溫馨」。此片可不玩這套,憐憫?同情?讚美?引導?勸誘?抱歉,沒有這回事,我要的就是出類拔萃人中之龍,不然滾開。

 

捷克小說家赫拉巴爾在《過於喧囂的孤獨》裡提到:人有如橄欖,唯有輾碎後才得以釋放出精華。這句話在此片中發揮到極致。劇情其實一點也不複雜,一個全美音樂最高學府的嚴師佛萊契,以及一個有天份也相當執著的學生鼓手奈曼,師徒之間的直接對手戲,無所不用其極的激烈教導,還找來另一個鼓手挫他銳氣,沒有多解釋兩人背景,也沒有第三人、第四人的間接影響,影片中除了佛萊契的咆哮、奈曼的著魔,其他都是滿滿的爵士樂。劇情簡單的電影更需要高超的導演,我非常喜歡導演的運鏡方式,大量的特寫鏡頭,鼓棒的揮舞敲擊,鼓和鈸上面的汗和血,樂手貼近小號吹口所鼓起的雙頰等等,讓我想起昆汀塔倫堤諾的風格,剪輯節奏明快不拖泥帶水。

 WHIPLASH-SET2  

演員部份,最令我心折當然是JK西蒙斯的演技,壯碩身材頂著大光頭,不管是正面側面特寫,身上肌肉紋理條條分明,指揮氣定神閒且專業,一收一放一頓,全都牽動著我的眼球。片中不斷出現他收起拳頭的停止手勢,「Stop!這不是我要的拍子」,那種暴力性的壓迫讓人呼吸困難,樂手都被他操的像狗一樣,而演奏順利時,他的表情又立刻陶醉起來,我只是觀眾都隨著他心情起伏,更何況樂手。收放自如也拳拳到肉,因為此片得到金球獎最佳男配角實在是實至名歸。主角奈曼對爵士鼓的著魔也頗讓我震憾,打鼓打到滿手鮮血,狠下心跟女友分手,就算車禍滿臉鮮血也拼命趕去演奏,鏡頭常特寫他為追求頂尖而痛苦萬分的表情,加上查理帕克被丟鈸的故事,讓我想起日劇【長假】,木村拓哉認為學音樂是快樂的事,不應該拘泥於技術,因此啟發了學生廣末涼子,快樂學習還是瘋狂精進?哪一種才能真正激發潛能?

 1421239387-2794195102  

好萊塢日報評JK西蒙斯演活了善良惡人,但他真的善良嗎?影片中他用盡心機報復奈曼,讓他在卡內基舞台上出大糗,為了維特名聲而編謊說尚恩凱西死於車禍,我不認為他善良,但他也並不是惡人,只是追求極致的道路上,無法苟同其他方法,就像他說的:我永遠不會為了我的努力道歉。而奈曼也是,他想追求頂尖實際上更想擊敗佛萊契,雖然是師徒,但也是一場人性攻防戰,最後奈曼完全放開來打,佛萊契被他連綿不絕的鼓聲打動,最後一擊,影片嘎然結束,我想那不是和解,而比較像是兩人攻頂的瞬間,接下來就往不同方向下山。

 

我,呆坐在電影院座椅上,回想過去有什麼時刻真正追求過頂尖嗎?相較下還真的沒有,我們都太懦弱,也太期待別人憐憫我們,而成功最不需要的就是憐憫,我坐在那裡,聽著悠長的鼓聲,敲擊我內心深處的脆弱。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