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ucy_2014_film_poster  

 

人類總是注意到擁有,而非存在。《LUCY》

 

尚未進電影院時就在網路上看見許多負評,所以我悄悄地在心底把《LUCY》定位成消費娛樂的大眾科幻片,觀影後,僅管CPH4像毒品般開發大腦潛能的手法很粗糙,韓國黑幫現身與全滅的動機愚蠢,僅管露西進化到隨心所欲控制人體和物質的超能力高強卻嫌太炫技,僅管以我們現有的知識來建構大腦開發後的畫面還是太過於科幻,僅管有許多漏洞,但我還是非常偏執地愛上這部電影,因為我看見導演盧貝松追尋生命本質的企圖,就好像看見自己心中追尋的「什麼」一樣,至於那「什麼」為何物,我也無法解釋。

 

科學用度量衡先來替世界訂規則,1+1=2,簡單明暸,就像劇中所說,人類做什麼事都想「簡單化」,這種本能限制了人類原本擁有的感知能力,其中一幕LUCY將刀插進老大的雙手所說的,你本身所感到的痛,就能阻止你追尋。我們看達文西密碼知道,宗教壓抑科學怕人們反對相信全能的神,但科學想證明「諸相皆有相」難道就是真理嗎?其實兩者不都是畫地自限?我以為,盧貝松只是透過大腦潛能不斷提升的LUCY來追尋生命的本質,答案不在於那最後的USB碟,不在於LUCY的炫目超能力,不在於大腦從10%到100%的過程如何如何,也不在於那些科學理論是否正確錯誤,關鍵在這個追尋的過程,我們出生,我們生活,我們死亡,生命本質是否為一種過程呢?我留下問號,也只能是問號,我因這個問號而生,也會隨這個問號而逝,影片最後也是丟出問號,你知道該如何做了嗎?

 2014-08-02-mATHSHOT  

片中也很重視「母體」存在,從盧貝松的《第五元素》就能看出,而此片中CPH4是由孕婦產生的元素合成,這項元素極微少量,但是對嬰孩卻像原子彈的威力,片中也說第一個人類名叫露西,暗指第一個人類為女性,無知才會帶來混亂,知識不會,生命的價值在於知識的傳遞與分享,而母體分享了骨與血,孕育著這個世界,片中也出現許多繁衍後代的畫面,大自然的畫面,我想起作家白石一文在《一瞬之光》裡寫的,女人在孕育新生命時感到永生,這是男人無法感受到的。

 

LUCY的消失以及「I am everywhere」的隱喻,讓我想到佛陀的諸相皆空,也讓我想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的深義,而瑜珈經的三摩地境界,告訴我們這個世界的存在是為了讓我們解脫,自我覺察到達生命的根本,內在的旅行到達極致,就像最後細胞核從二又合為一,沒有過去、沒有未來,沒有好也沒有壞,你就是全部,自然而然無所不在。

 lucy15-600x900  

 

我的看法像有宗教信仰的傾向,但其實也是因為人類的本能,用一些簡單的事物來探討解釋自己所聞所見,我也受制在這個三次元世界中,所以,自我本身處處受限的感知裡,不去管真理為何,能夠欣賞一趟生命探尋的畫面與過程,再試著往自己心底觀照,就足以令我感動許久。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