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穿過這條後巷,夏天白色的花從磚牆上方茂盛的滿溢出來, 從闊葉樹葉間投射下來的光,我伸出手溫柔擋住那破碎的金黃,但仍然使我雙眼微疼,告訴我甜蜜的疼痛該如何定義?藍色大門,我想打開它,甚至翻過磚牆找尋那被青藍色陰影所覆蓋的笑容,她來了,就在這個牆後,夏天,和她所擁有的香氣。

 

我全身被一股自己在做夢似的錯覺給佔據,用手撫摸不知已存在幾百年的粗糙牆面,心跳聲早已藏不住任何秘密,我想告訴妳我心中的痛,早已練習過的,生命中的痛像樣品目錄一樣可以一一列舉出來,所有各式各樣的痛全部降臨在我身上,需要她指尖觸碰,無法救贖,但需要她指尖觸碰,人生真的不公平也不公正,唯一能緊緊抓牢的竟是那虛無的光,她來了,她什麼時候又會走,夏天,和她所擁有的長髮。

 

天色不知不覺的昏暗了,現實仍然連續著,全世異被一種接近無限透明的藍給濡染,是我擅自闖進去了,藍色的大門吱呀一聲打開,石階旁留下一封遺書,流水與蟬鳴偷偷交織著遠方的風景,半永久性的,我還記得那個夜晚的擁抱,就算是遺書裡她也有提到,原來如此、原來如此,人生沒有原來如此,她佇留在一字一句之間,夏天,和她所擁有的眼光。

 

昏倒在石板地面上,沾染過溼氣的表面溫溫涼涼,醒過來時只有一個人,只有一個人,這世界上也不存在只有一個人,只存在心中的某個人,夏日的色彩放縱地在天空爆炸開來,形成各式各樣的雲朵和影子,我無法拿取,就像她的影子留在永遠的漩渦裡,我也不曾擁有,想念的時候不會發生想念時期望發生的事,夏天,和她所擁有的幻影。

 

首先我在黑暗中摸索,然後我觸碰到她的臉頰,隨著時間的流逝,以為能夠更加貪婪的碰觸。我-要-她。好像什麼都拿得到,卻也什麼也找不著,掙扎的背劇烈疼痛起來,恨不得就此長出翅膀朝她可能待的任何世界盡頭飛去,井有多深,慾望就有多深,小心翼翼像保護著永遠點不著的火焰。夏天,和她所拿走的我...的靈魂。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