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故事結局都是好的,如果不好,那只是尚未到達真正的結局而已。

                                                              -印度諺語

二○○八年 / 小雪

東京.新宿

暖氣將窗面黏上一層白色薄霧,窗外二十二樓的東京夜景瞬間都看不清楚了,只剩下被暈開的光斑和像淚痕般的水線,如果你不動手去擦拭,那景致永遠會模糊,除非陽光早點出現蒸散霧氣,這麼想的話就有點像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裡的任何一對情侶,此時,窗內的一切正好也漸漸不清楚了,兩個模糊的身影,你看到的正是那麼一對情侶,而這對情侶的黑夜還在持續中……

「為什麼,你對我所傳達出來的訊息一點都不能感同身受,為什麼,兩個人在一起比一個人還要失落的話,我們繼續走下去還有什麼意義,我們到底在堅持什麼,每次,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我所得到的只有冷冰冰的回應以及不諒解,我好累,一個人演著獨角戲好累,你知道嗎?」在飯店房間裡綠蒂朝著坐在床邊靜默的維特咆哮著,淚水徘徊在眼眶邊緣。

「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妳又諒解過我什麼呢?」維特回嘴。

「算了,你總是不懂,我什麼都不想說了。隨你便!」綠蒂轉頭往房間門口走去。

「不要再鬧了好不好,妳應該收收妳的壞脾氣。」維特嘆了口氣又惹的綠蒂滿腔怒火。

「我們算了吧,已經沒有任何的意義了,再糾纏下去大家只會更累而已。」

「每次說算了吧都是妳,其實妳根本就沒有認真去想想誰才是主要問題點,什麼都要合妳的意,人生哪裡有這麼容易的,我不懂什麼叫作談感情,妳就什麼都很懂,什麼事情妳都認為我應該怎麼做,那到底還有什麼是我自己可以做的。」

綠蒂在門口轉過身來。「我從來就沒有限制你什麼,我只是想要你了解我,我要的就是那麼簡單而已,你知道我默默的為你作多少事情嗎?你知道我替你擋掉多少麻煩嗎?你什麼都無所謂,也不懂得什麼是拒絕,你知道我在多少個夜晚裡偷偷的哭嗎?你什麼都不知道。」

「妳不說我怎麼會知道呢,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生活圈,妳這樣也太霸道了吧,未教而殺為之虐,妳的想法實在是太自私了。」

「你是最沒有資格說我自私的人!!」綠蒂挾著哽咽的聲音大喊。

砰的一聲!門被用力甩上,旅行箱上掛著的白色海豚吊飾因為振動而哀傷的搖晃,秋末初冬的第一道細雪不只下在東京,也下在兩個人的心裡面。

          *

有一句印度諺語是這麼說的:『所有故事結局都是好的,如果不好,那只是尚未到達真正的結局而已。』

,請試著想像一下,你所經歷過的每部電影、每本小說、還有每一段糾葛的人生回憶,已失去的青春和愛人,在你所認為的結局之後偷偷躲藏著還未看見的好結局,就像躲在湖中準備送給你金斧頭的精靈(當然,只要你夠誠實),然後,你繼續想像,在秋天的季節裡,重複聽著Blurto the end,你坐在舒服的沙發裡喝著英格蘭啤酒,外頭或許下著你不怎麼喜歡也並不怎麼討厭的雨……嘩啦……嘩啦……接著,你翻開了書,聽著音樂裡唱-

Well you and I  Collapsed in love

And it looks like we might have made it,

Yes It looks like we've made it to the end……

 

人生,一定就像你每天所看到的畫面那樣,如此真實,如此殘酷也如此華麗,我們一直在等待初春的那道曙光,如果,你相信那道曙光一定會來的話。

 

 

待續……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