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沒想過這個老梗有一天也會用在我身上-給未來的自己-好像中學生的作文題目,不過說真的我也從來沒有寫過類似性質的文章,所以對我來說這個Topic既陳舊又新鮮,某種程度來看也算是一種Dejavu吧。但我並不太想用文章的方式來表達,一來是因為天生反骨,二來則是因為害怕寫著寫著又寫到風花雪月、情感糾結的胡同裡去了,看倌們昏昏欲睡,我也膩的發愁,所以,我決定用談話方式來處理,我本身就很喜歡交談,所以我想可以寫的很得心應手吧(應該吧)當然,如果能變成小說也挺有趣的。

 

大部份人很少會空出時間靜下來自問自答,我對這個倒是挺好奇,但每次嘗試總是中途而廢,就像要去登山結果在整理背包時就放棄了,很可惜,所以後來我將問答的方式擴大到文字裡去,沒想到那樣竟變成了小說,所以我想每個作者都先會有那種『很可惜』的心情,接著才會繼續完成一部作品吧。至少我是的,所以我們開始吧。

 

避免混淆,以下用Monkey與KAI來標示問與答,至於為什麼是Monkey,因為某種程度上來說,我覺得Monkey等同於KAI。

 

Monkey:今天希望不要太嚴肅,我想要當作朋友在夜間喝酒閒聊的方式來聊聊吧。

 

KAI:當然,我穿的睡衣睡褲還有惺忪的眼神,夠明顯了吧(比了比自己的眼睛)。

 

Monkey:你一直不都這樣嗎(笑)。好,我想要聊一下,為什麼會在32歲正準備在職場人生衝刺的年紀放下一切出走呢?是對職場失望?還是在這之間有什麼故事讓你有這樣的轉折點?

 

KAI:哇,第一個問題就是個大哉問(笑)。我想這個涉及到很多層面,好像不可以用單一方向來作說明,而且我覺得,人生的轉折點通常都不是很明顯,都是過了以後才會發現,啊……原來那個時候是轉折,我也是這樣的。

 

Monkey:這就好像你第一本書裡有寫到所謂『終點的模樣』那種想法,對吧?

 

KAI:對對對!(笑),我真的愛死Kego這傢伙了。OK,我還是回到主題,我想,我的確曾經對職場失望過,誰沒有過呢,對吧,我曾經每天加班到凌晨六點,回家吃個小籠包然後昏睡幾個小時後又得回公司上班。在沒有暖氣,外頭零下三度的大陸工廠裡作測試到天亮,還在馬路邊等車等了一個多小時,回到飯店時幾乎失溫休克,然後隔天上級只會拍拍你的肩給你一句「你辛苦了」等等很多狗屁倒灶的事(無奈的笑),我絕對相信比我更辛苦的大有人在,所以我並不是要拿出來比較些什麼,越比較只會走入惡性循環而且找不到出路,我想說的也不是關於如何在職場裡生存,畢竟我本來就不是一個事業心很強想賺大錢坐大位的人,解決方案就讓那些名人名嘴名書去說吧,我想說的事有兩件,第一,除去現實,也就是說除去家庭、學校、公司給我的人生身份證後,我還剩下什麼。第二,為什麼沒有人問為什麼。

 

Monkey:第一點我很有興趣了解,但第二點「為什麼沒有人問為什麼」,你指的是?

 

KAI:好,那從第二點說起,反正這兩者互相都有關係,我記得是卡繆,薛佛西斯的神話裡寫到的,他說人們每天起床、交通、工作、吃飯、交通、吃飯,睡覺,星期一到星期六,大部分的日子一天接一天按照同樣的節奏周而復始地流逝。可是某一天,『為什麼』的問題浮現在意識中,一切就都從這略帶驚奇的厭倦中開始了。『開始』,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厭倦機械式的生活後,『為什麼』開啟了意識運動。在我的生命周遭充斥著Routine,我曾經也是裡頭的一份子,小學考進前五名就有獎品或零用錢,國中被編進資優班後壓力更大,天天擔心自己會被踢到放牛班。

 

Monkey:喔,就是小說裡那個不入流的A-Plus班啊。

 

KAI:沒錯,謝謝你認真看我的書(笑)。後來我成績只能進職校,在那些一中女中的同學們面前感到很自卑,我沒有問自己為什麼要自卑,沒有問為什麼一定得考好學校,自己的興趣又在哪,什麼也不想的繼續進入下一個Routine,讀書、補習、吃飯、睡覺,目標又是考上好大學,後來也狗屎運的考上了不錯的大學,但我的觀念還是陳舊的,路只有一條,直接又進入下一個Routine,上課下課,周遭的人交女友,我也跟著去交了一個,周遭的人考研究所,我也準備補習,可是家庭經濟當時不允許,所以我準備當兵,甚至在大三時就要確定自己將來要作什麼工作,四處找公司的資訊,退伍前就開始拼命找工作租房子,在退伍不到兩個星期的時間就要開始上班了。

 

Monkey:於是又進入了下一個Routine,也就是卡繆所說的,上班下班吃飯睡覺,對吧?

 

KAI:沒錯。

 

Monkey:我了解你要說的,可是大部份的人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呀,沒有什麼不對吧。只是個人選擇和喜好的不同,有的人並不會覺得這樣有什麼不好。

 

KAI:當然沒有什麼不對,可是,你不覺得可惜了嗎?生而為人,原本是一顆活生生的橘子,卻被社會體制環境上了發條,變成了發條橘子,體制叫你往右轉,你不敢向左看,體制告訴你是什麼是對的,你不敢喊錯,你看過那本書嗎?

 

Monkey:發條橘子是本好書。我同意。

 

KAI:對,這就跟我想講的第一點有關,除去家庭、學校、公司給你的人生身份證,你還剩下什麼?我在職場裡最常聽到的一句話就是:「你不能改變環境,那就要改變自己來適應環境」,是一句鼓勵職場新手的老話,我也深信不已,甚至奉為圭臬,我開始學會巴結明明就討厭的人,學會明知作不到但表面卻要冠冕堂皇的說大道理,開紿學會親近一切跟你升遷有關的人事物,並且在亮出名片的那瞬間感到不可思議的優越感,我並沒有爬到很高的位置就能感受到那種迷失,那種被浮誇擁護的感覺,讓人飄飄然,更何況那些坐大位的人呢。當時,我常常被紙醉金迷過後的空虛感包圍,我出差經常在飯店裡一個人大哭,沒來由的,當時我覺得自己的人生看似很成功但實際上什麼都沒有,一切都是虛假的,沒有人是真正的朋友,我開始思考,如果我不是這家公司的人,他們有什麼理由理會我?有什麼理由跟我把酒盡歡、稱兄道弟?我開始思考,但我找不到任何理由,這就是體制的力量,不在這個體制下生活,你什麼都不是,它把我們都變成機器人了。

 

Monkey:看來,你從頭到腳都是個反烏托邦主義者呢。

 

KAI:哈哈,的確。最近讀太多喬治歐威爾的書了,反烏托邦不只是在政治上的,也針對藝術文化。你想想從小到我們被訓過多少次,會畫畫沒前途啦,聽音樂不讀書整個收音機就被丟出窗外啦,課外讀物就真的像是毒物一樣,這個跟專政下的『思想犯』觀念有什麼差別嗎?(笑)記得小時候愛看一些鬼怪亂談之類的,學校書展還特別跟媽媽要錢去買鬼故事書,結果回來被罵了一頓,說什麼買了一些沒營養的書,當時真的覺得自己做錯事呢,所以我將鬼故事書都丟了,買了什麼名人傳記,居禮夫人啦、華盛頓啦、愛迪生等等,後來根本連翻也沒翻過。

 

Monkey:如果那時候你繼續看下去,或許你現在可以當個鬼王作家了。

 

KAI:不要被打的滿鬼頭包就很好了,還鬼王呢(笑)。

 

Monkey:好,那我想我了解你要說的那兩件事了,我想問的是,你找到了嗎?關於人生身份證之外真正的自己。

 

KAI:On the Road。但是我想尋找自我是一輩子的事情,剛剛說過,「開始」非常重要,你不啟程,永遠不會走到路上。原本我就很喜歡跟人們交談,不過在我尚未開始養成閱讀習慣之前,所謂的交談只不過是一些尋常性的嘻笑打罵而已,現在的我,很喜歡問對方你讀小說嗎?喜歡電影嗎?哪個作者或哪個導演,或是喜歡哪首歌,哪個樂團歌手,我發覺,能夠侃侃而談的人少之又少。

 

Monkey:可能,他們的興趣可能是別的吧。

 

KAI:這個當然,但是當我問他們興趣的時候,他們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我喜歡跟有特殊興趣的人聊天,像喜歡研究車子,飛機或遊艇,甚至是服裝或時尚的等等,重要的是,你要慢慢了解你是怎麼樣的人,有怎麼樣的喜好,在什麼狀況之下會產生什麼樣的心情,但是很可惜,在這個社會環境的控制之下,大部份的人都是盲從的,所以台灣的勵志書才會大賣,賺錢有人教、買房子有人教、開公司有人教、職場要怎麼存活有人教,甚至連談戀愛都有人教,叫我看那些書,不如多看看經典文學,以小說人物的獨立性來作反思,反思自己是怎麼樣的人,我們都是獨立於世界最最特別的人呀,你是,我也是。

 

Monkey:我能了解你要說的了。最後,我蠻好奇想問一下,在毅然決然離開原本就很熟悉的環境,獨自踏入陌生的世界,這要很大的勇氣吧,難道不會感到害怕嗎?

 

KAI:超級好的問題!其實……(沉思)

 

Monkey:?

 

KAI:我沒有一天不感到害怕的。畢竟,我也跟大家一樣,生下來就是這個社會的產物,接受體制的洗禮,自然無法獨立出來,除非我是天才或是天生就有精神疾病被隔離,所以我真的害怕,但我會思考這樣的恐懼,面對著它,因為那也是自己的一部份,說是面對,倒不如說是好奇吧,想看看恐懼的原貌,想看看在陌生環境的我會是怎樣,當一個人手足無措而且沒有人可以幫忙你的時候,更容易看見內心的自己,這是我最好奇的,赫拉巴爾說過:我們有如橄欖,唯有被粉碎時才得以放出精華。

 

Monkey:你又偷打書的廣告!

 

KAI:哈哈,是的,在分離這本裡寫的。

 

 

Monkey:好啦,我還是要回到主題,你還是要對未來的自己說些話呀,不然我們都白聊了,下個總結吧。

 

KAI:這個我有小抄喔。

 

Monkey:我看不起你!

 

KAI:哈哈~我開始唸了喔(拿起小抄)──給未來的自己,你不一定要過得比現在好,但一定要知道自己正為了什麼而活著。給未來的自己,你可以害怕將來的不確定性,但千萬不要動搖自己堅持的信念。給未來的自己,你可以因愛與被愛而受傷、而快樂,但請對自己的愛情負責,別讓人教你該如何負責。給未來的自己,你可能會因為寂寞、孤單而坐在床邊嘆息,但寧願不要擁擠在喧嘩人群中空虛地落淚。給未來的自己,請相信現在我的所作所為,即使有可能後悔、不安、遺憾等等,那都是你,也都是我,只要你相信我,我會勇敢的走下去。

 

Monkey:(鼓掌)

 

KAI:(鞠躬)

 

【全文終】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ummer Rain
  • 感觸蠻深的
    就如你所說的一般
    再養成閱讀習慣之前 所謂的交談就和嘻笑打鬧一般 如同一個空瓶
    能聊及的範圍太狹隘了 但當想聊一些書 電影之類的
    真正能與你侃侃而談地卻又是少數
    大部分都是幾句話 就帶過了

    有時候我會覺得某些終點反而是起點
    感覺社會體制是一個早已預設好結局
    人們打從開始就是照著設定走
    如同工廠出貨 不斷的重覆相同的步驟
    當貨品出了問題可能是排除或整修
    就像是如果不照著走 就會被廢棄
    令人生畏








  • 基本上台灣是一個被儒家思想影響很深的社會,所謂「不踐跡亦不入室」,不追隨先人的腳步就不動的觀念到處都是,清楚了解這一點後,我想你可以更做自己。

    KAI的私領域 於 2014/04/12 13: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