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回回的飛行造成我短暫失憶,我到了一個地方工作、行走,又回到了另一個地方工作、行走,感覺幾度受創,我不曉得有留下什麼,有系統的建立些什麼,很多東西都在流逝,我抓不住,只能任它們從我眼前流過。我好久沒有對自己說說話,這段時間看了幾本書,看了大量的電影,我評論、咀嚼著大師們的思想,可是卻沒有回過頭看看自己,對小說、電影、人生和環境的批評令我越來越煩悶,我想要試著靜下來,可是手不停的顫抖,我怎麼了呢?

*

『我要和你分開,是因為我離不開你。』我想要說這句話,是句動容的電影台詞,可是我沒有足夠的感情來讓我講這句話,來讓我爆發,沒有,扁平的像西伯利亞凍原。回到台北,我想起了妳,再度想起了妳,而我就像吊在繩索上將斷氣之人踩到了椅子。其實,我是個懂勝負的人,當妳再次出現在我的夢裡、心裡時,我很快就知道輸了,就像漩渦一般,就連胸腔裡的空氣就要被妳抽乾了,妳沒有不對呀,妳只是無辜的出現了,我只能躺下來,尋找適當的(至少還能呼吸)的空間,我太累了,卻又太愛妳了,愛來的莫名其妙,走的時候也會用相同方式,如果讓我夢見妳,可不可以停留久一點。

思緒仍然雜亂無章,我瘋狂渴望妳,原來人在渴望些什麼時會變得脆弱而不是強大,不然,我怎麼會對所愛的人漠然,不是害怕受傷,而是怕太了解自己,怕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但又覺得非做不可,無路可逃,情感卻真實的像血,人要如何面對那血淋淋的傷口而完全不去理會呢?教我好嗎。

*

這就是我該承受的嗎,折翼的路西法,黑色火焰烙傷緊抓些什麼的手,從來,就不是誰傷了誰,只有那歌聲太過於暸亮,那旅途太過於迷醉,那眼神太過於燦爛,妳吻著我,妳吻著我,妳吻著我……睜開眼,一縷輕煙從面前飄過。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