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放在你心裡的一個專屬位置,好嗎?

 

序曲  把我放在你心裡的一個專屬位置,好嗎?

 

眼前佈滿濃稠的黑,溫度、光亮、顏色甚至時間都被無窮無盡的黑給捲曲吞沒,沒有未來,沒有過去,沒有生物也沒有上帝,甚至連自我都不能確定是否存在。這樣的情況不曉得持續多久,直到我聽見一股漸層式的低吟聲響,就像在深海核子潛水艇內連續呆板聲響,不過因為這樣我才能感受到自己的聽覺恢復,試著用還能夠控制的聽覺來探索那聲響的中心點,發現那低吟聲不像是從某處為中心點散發出來的,而好像是這整體的黑所發出來的共鳴,我開始移動腳步彷彿想要向黑挑戰將自我身體的主導權給奪回來那樣倔強,緩慢帶點煎熬的奪取,原來,要控制自己身體這樣基本的權利變得如此困難。好不容易跨出了幾步,一陣乍寒,冷得我不由得縮著脖子打寒噤,印象中沒有經歷過如此的低溫,原來我還沒死,還沒化成微風和河流與世界融為一體,但這樣是好是壞我無法判斷。瞬間,我能看見淡淡青色的光點在前方不遠處,而且我每前進一步那光點就大一倍,我的眼球再用力一些,那光點又放大成一個面,我皺眉一陣子,光影從模糊到清楚漸漸浮現一個形體,我馬上就認出來了,那是一個人,一個再也熟悉不過的人。

 

「還記得我嗎?」晴蕙說。

「當然。」我說。

一隻巴掌大簡直就像用大海的藍所染透的斑紋蝴蝶從我們之間穿梭飛向遠方,消融在那光面中。

 

甦醒……原來是夢,這幾年來到底作幾次相同的夢了。

「當然。」……我在夢醒之間嘴裡說出這兩個字,眼睛還是緊緊閉著。

時間大概是在早晨六點十分左右,電車經過兩大樓中間的高架橋上發出令人不悅的聲音,我趴躺在床面上,頭與身體都陷進一半像是屍體(其實從我爛透的生活看來也的確如此)

一般來說這個時間呢,大概是老先生已經汗流挾背剛從公園運動回來,享受著桌上老太太所買的油條還有不加糖的豆漿,要不然就是偷情的男人剛從情婦家裡起床,躡手躡腳的想趕快離開,而我則先是努力的睜開右眼,停住,直到接下來第二次電車隆隆的經過我才將雙眼睜開,張開左眼時就開始劇烈的頭痛,此時嗅覺也漸漸恢復,我深呼吸一口氣,就像斷氣後幾秒鐘又奇蹟式復活的人,我嗅到混身酒味以及煙味還有混雜著莫名其妙的香水味,我感覺到在我趴著的左手邊也就是在我躺平時的右手邊有股溫熱感,此時聽覺也漸漸恢復,我聽到輕微的呼吸聲,應該不會錯了,我旁邊有個女人。

我雙手撐起我的身體想看看那女人是誰,但隨之而來的是頭痛、暈昡,根本還無法回想昨晚到底發生什麼事,那女人往右邊側睡過去,我看著她的側臉以及從棉被裡露出來修長的小腿,然後盡可能的回想,有了三個答案,MandyGladys?露露?我想第三個答案最接近,是露露吧,接下來就是昨晚發生什麼事,啊,我想起來了,是第二次見面的網友,相約去夜店後吃完宵夜又續攤兩個人坐計程車回到單身公寓裡,然後接下來是什麼……我環視四周一會兒,伏特加空瓶躺在床邊的矮桌,另外還有剩下半瓶的紅酒站立著,三罐被壓變型的海尼根以及一盞蠟燭、兩個酒杯,其中一杯還有寓意式的口紅印,而蠟燭的火苗還繼續在燃燒著,我想這光景大概可以勾勒出昨晚的畫面,我不想去想,腦袋裡也沒有空間。吹熄蠟燭,我緩緩起身到廁所轉開蓮蓬頭,頭暈,雙手撐在白色的格子狀瓷磚上給身體一些力氣,水嘩啦嘩啦從頭頂潑灑下來,四十度左右的熱水覆蓋在全身每吋皮膚上,我卻沒有溫暖的感覺,就好像穿著雨衣淋雨一樣,淋了一會兒,我掀起馬桶蓋就這麼吐了,眼淚也流出來,是因為喉頭哽住不舒服而掉淚還是因為心情難過而掉淚我也不清楚,腦袋裡浮現幾個篇幅般的舊日回憶讓我越來越感到不適,嘔意又再讓我的身體持續痙攣吐著。

叩!叩!浴室的門被敲兩下。

「走囉!對了,桌上的錢借我,大概有兩千…五百塊吧,我必須趕著上班了,下次再還你。」露露說。但我沒回答她,腦袋持續痛苦著,胃部也很不舒服,然後我聽見大門被關上的聲音。

洗完澡後出來,床上還留有凹陷和陌生香水味以及未帶走的絲襪,錢被拿走了,這感覺真的很像召妓,我捏捏太陽穴,然後將絲襪、空酒瓶、吹熄的蠟燭、莫名其妙的食物全部一起丟進垃圾筒裡,然後拉開紗門走到陽台咬起一根Caster 3號點燃,然後從城市裡沒有任何感情的高樓層中昏昡般望出去

What the fuck!!」我咒罵性的大喊一聲。

尼古丁沾染我的肺部後變成白色的霧從口中放了出去融進厚重的天空,電車此時又再度襲擊而來,那聲音就像時光的聲響,在我的生命中處處充滿著這樣的聲響,有時候是馬路上的車輛穿梭聲,有時候是傾盆大雨的聲音,有時候則是人們吵雜的交談聲,這樣的聲音總是在提醒我,這一刻已變成歷史,下一刻將毫無預擊的襲來,而且在你最沒有防備的時候。那時,我還聽著晴蕙活生生的講話聲,下一刻,她就完全消失了,那就像月球是存在的、火總是熱的這些論點一般的事實,牢不可破,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還無法完全的將死這個字給吸收消化,畢竟那是時光的一部份,不是我本身的一部份。

 

 

 

待續…………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