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手扶梯緩緩送著身影滑向大廳。五個同時走向大門的人。彼此陌生

大雨過後。路面的熱氣。香草色天空。如某種巨大生物的起重機霸道的裂開天幕

Radiohead-High and dry。我一個人。深呼吸一口氣。永遠也塞不完的車流佔據路面

汲汲營營的人們臉上面無表情。到底在不快樂什麼。像傳染病一般。你們到底追求什麼

野狗驚慌般避開人群。水溝飄浮破爛塑膠袋。車輛廢氣奔騰洶湧。招牌看板眼花撩亂

樓房越高。嘴角越沉。腳步越快。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地。下一刻你又要去哪裡

我停下腳步望向天空。那被世人摒棄的臉才剛哭過。現在展開美麗笑顏卻沒有人注意

施工的路面像被千刀萬剮。山壁硬是被挖掘讓出路來。到底我們需要什麼

深夜裡酒吧大聲咆哮酒喝不夠。深夜裡馬路修復工人吃力的搬運器具。深夜裡辦公室燈火通明熬夜加班

我們到底為什麼而活?

那些跟你擠同一個電梯、同一班捷運、同一輛公車的人。現在又在哪裡

我們每天從一個地方移動到另一個地方。從一個空虛移動到另一個空虛

來來往往的車輛運輸著大量寂寞、大量疲憊、大量的無所謂

我不快樂。我不快樂。我不快樂。我不快樂。我不快樂。我不快樂

塞上耳機封閉世界

音樂穿過心田。翻天覆地。一個人在黃昏時刻回家。我只能慶幸自己還有眼淚

打開書本隔離人群

文字灌溉沙地。長出鮮花。一個人在深夜時分讀書。我只能慶幸自己還有心跳

如果人不因感動而活。我們都是樹。巨大無比的樹

無比的驕傲。無比的挺拔。無比的獨立。也……無比的荒涼。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