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991962-1441583066  

 

《此文提及許多書本內容》 


 故事的取材很有現代人的寂涼感,包括職場的互動,主角跟家人的互動等等,我覺得比較可惜的點是主角對於未婚妻的離去這點並沒有描寫的深入,我不曉得這個跟前面的筆法是用主角無奈、無神的口吻去敘述是否有關係?這樣的敘述確實很出色,叨叨絮絮及故意不明所以的言詞很有書中所謂「被槍管抵著走」之感,但從讀者來看,主角對於未婚妻的感情是過份薄弱的,從一開始知道分開,到重逢,情緒稍嫌低淺,以致於後面有些關鍵情節,當主角因為未婚妻說過的「自私」而改變自己行為的時候,動機給讀者的深切感就沒那麼夠馬力。


  不過未婚妻這個角色的安排很出色,交往六年,訂婚,之後才發現原來彼此無力,這雖然無奈,在現在卻一點也不是荒誕的事情,其實更甚者有之。故事的開頭取材就很引人入勝,一來暗中切到現代人因為種種因素,或許資訊或者通訊的發達反而更容易感到的孤寂感,跟人與人之間相處的無力感強烈,連未婚妻這麼緊密的關係都會瞬間蒸發而去,諷刺又心痛。二來取材特別卻又不過分離奇,兼顧真實感與故事的曲折性,一開始就讓人有很想繼續看下去的感覺,我想作者安排情節的功力是值得嘉許的。




  關於主角的武裝情節其實我覺得表現得不錯,只是個人比較偏向不直接點明。寫到第二章末時主角即很清楚的知道自己的武裝心態,「我將心收進深處」一句更直接表明了主角有意識的武裝。但不知為何,我一直覺的主角是被描寫成不知不覺中會武裝的都市人,有點身不由己的感覺,這形象就跟這句衝突,如果這裡不要使用這句話,是否會讓主角的形象更深植人心?


  
  蘇菲相關的事件我感受不深,恕我無能不敢妄斷給評。或許是我並未真正用心去體會過職場的心酸,以及雅姐的妒火等等的事件吧。


  芊嫙跟主角之間的互動我很喜歡,兩個都是想要逃的人,一個如槁木死灰,一個卻盡全力的生意盎然,某種程度上樹確實被影響解救,即使無心也非刻意,芊嫙身上有的單純氣場真有感染到樹,樹也慢慢發現自己開始有些不同,在芊嫙身上樹表現的一點都不自私,因為她沒有心機,沒有要求,樹也無法對應習慣性的防禦,於是不自覺的防禦性瓦解,這才看到自己擁有光輝的另一面。


  或許,在世界上兩個人會互相吸引就是這麼單純,一個有安穩,一個有陽光,陰錯陽差成為對方心中重要的人,或許也不刻意,可能也沒有特別用心,但不知不覺之中就無法割捨了。


  有你在的地方就是世界盡頭,因為這裡沒有塵世的煩惱。


  關於芊嫙的部分我覺得很自然很流暢,人物也沒刻意矯作,就這部分來說我覺得中上,雖然流暢但是驚奇之筆並不多。哥哥的設定、母親的設定都很平常,若能給這些人物一些立體面,不要純善或者純惡應會較生動一些,尤其是媽媽的部分,我想應該是很重要的人物,而她想要帶回女兒的情感應也是母性使然,但這點完全未加著墨有點可惜,稍微有一點點純粹的反派為了反派而純存在的嫌疑。


  最後的場景終於讓人知道到西班牙與倫敦的暗示隱喻,很美,眼淚跟雨,西班牙的陽光,彷彿一個是樹,而一個代表著芊嫙。


KAI:看完我只有兩個字:『過癮!!』

這篇書評讓我對這位只有20歲的大男孩感到好奇。

不曉得你是否有在寫小說?平常都看哪個作者的書?

你的確對整體小說的結構性和暗喻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很能夠精確抓到某些東西

裡面有些看法直接切中要害,但是,也有些地方我的看法跟你不同

我想真的討論起來,那可是會沒完沒了

我只能在這裡回覆一個我自己寫小說時得到的小小觀點

『寫小說有時候是心痛的割捨』

我想……盡在不言中了

如果真的有讀書會,請你一定要來參加,我想,跟你聊天會很愉快~~

到時候我會買珍奶雞排給你。謝謝你的書評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小芳
  • 我也對他很好奇!!!(快點現身快點現身~~~
  •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青衫
  • 其實我也覺得這個不同是好的,其實我身旁較少能有跟我談論這些的人,
    我想我也是有很多不足的。
    因你在徵文就提到不要有壓力,所以我也就比較沒做些保護措施,有些感覺就直說了,也不怕講得不對或者不好,
    結果其實不重要,文學畢竟不是科學,陽關道跟獨木橋都各有各的美!
    我真的會期待讀書會跟珍奶喲,哈哈!

    我有在寫小說,不過目前依然沒有能力寫出長篇小說,作品也不多,短篇小說3000~5000字的三篇而已。

    書其實沒有很固定看誰的,但有欣賞幾個作家,
    痞子蔡埋在網路文學輕鬆筆法下的、引人入勝又不空洞乏味的特色,突如其來的文字爆發力,
    蔣勳的書一直很關切人的身體,感官,強烈官能性的暗示卻又有本事絲毫不見血,
    張曼娟的小說對話出色,擅長用對話去營造場景和氣氛,散發細膩綿密的女性邏輯特質。
    其實有些作家的筆法我還看的不是很透,或許見識更廣之後才有那個本事去喜歡吧。

    KAI,我嚮往你的旅行,希望讀著你的書,或許感染一些你在旅行中的收穫。
  • 我看到你的謙遜和從容,在文筆裡也看見真誠<br />
    唯有你這樣條件的人,才能與對方達成『不同』這境界,但是我相信雙方是朝著某個『相同』的目標前進。<br />
    不同的好處就是仰賴雙方的相同.....這有點哲學了。<br />
    <br />
    你喜愛的作者都是華文界的老前輩,20歲讀這些書我覺得相當了不起喔(我自己還蠻少接觸的...汗顏)<br />
    <br />
    另外就是,我認為書並不用看透或是拆解它剖析它的結構筆法<br />
    而是透過書跟作者對談,如果對談的不是很順就可以先擱著,等到你跟其他作者對談完再來看就會發現新東西。<br />
    <br />
    關於旅行,我在作者自介就寫明了~~呵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青衫
  • 其實是我措詞失當啦,真不好意思!
    例如說像村上村樹的書,有時候會覺得能瞭解到他想表達的意思很少,
    與其說是解析筆法,倒不如說是......對於作者想表達的主題的感應程度吧,
    有時候人確實是需要時間跟事件的歷練,才能懂一些比較深的東西。

    關於「寫小說有時是心痛的割捨」我想我或許懂一些那種感覺,有時候是一邊寫,卻在自己想到小說結局的剎那得到救贖。
    不是求取失而復得,不是渴望死而復生,比較像是認真的面對認真的哭一次,告訴自己:「是這樣了。」然後沒有遺憾。
    事實不會變,但自己心中卻飽滿了。
  •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a7947512
  • 我覺得 這篇不錯看唷~

    我個人認為!

    案個"讚"
  •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