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991962-3089591112  

我轉開音響放了Todd Rundgren的專輯來聽,還記得那首歌是Can we still be friends

諷刺到家,然後我打開好久沒喝的布納哈本威士忌,重重的泥煤味嗆入喉嚨中,

隨之而來的淡淡甘甜味和胃部的燒灼感帶著我進入非現實感的世界。

六年半不長也不短,可是卻真真實實的結束了,就像學生暑假結束後的徬徨感,

信紙上的字很平靜的躺著,裡面提到我的自私,她總是說我自私,

但也不曉得怎樣表達她自己的情感,因為我的自私讓她無從使力吧,她這點有時候真可愛。

酒精發酵,我開始回憶一些美好畫面,在流星雨來的時候在香港淺水灣向她告白,

然後我們牽起手說要當兩顆不會消逝的流星,隔天下雨的夜裡我們接吻作愛,

嘩啦嘩啦的好美,回到台灣那年我三十歲,在一家餐廳裡向她求婚,

由於兩人工作還沒穩定所以先訂婚為先,在一家配合的天衣無縫的餐廳,

裝有甜點的餐盤上用紅莓醬汁寫著『嫁給我』三個字,一切都很順。

為什麼情人間總是在分開的時候想起美好的事物?雖然我獲得難得的放鬆,

但我真的一點也不難過嗎?還是會的,大家都一樣吧,最愛的人突然從身邊離開了,

只留下一封無所謂的信和戴了一年的戒指,然後想到半夜加班後,

回家鑽進棉被裡再也沒有人會等著你給你熱熱的擁抱,

想到有好事情再也沒辦法馬上拿起手機打電話跟她分享聽她說「真的嗎,好棒!」,

想到生病的時候再也不可能讓她陪我去醫院掛號讓她照顧,

想到依賴這個字眼從此就要從生命中消失一段時間,也許是一段很長的時間,

心裡就會覺得被錐型物撞到一般疼痛。我打了通電話到未婚妻家裡,

想說至少也要打聲招呼維持基本禮貌,

她媽媽接到電話對我說:「小琴被妳傷的很深啊,放她走吧,也放你們兩人自由吧。」

 

到底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竟然傷人很深?我將信紙再攤開來看了一下

 

『我想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戒指還給你,爸媽那邊我會跟他們說清楚的,

也希望伯父伯母能夠體諒,我會打個電話跟他們聊一下。這件事其實我已經想了很久,

幸好我們沒有真正結婚,在沒有家庭和小孩的包袱之前分開,

我想是最好的方式,對你對我都好。你曾說過我們要當兩顆不會消逝的流星互相依伴,

這句是很浪漫的話,我很喜歡,但現實生活中流星還是會消逝的對吧,

而且在你身邊我覺得我像是一顆永遠都在發光發熱的恆星,

但永遠不會照亮你心中陰暗的角落,我好累,真的,

有時候我只想要當一顆小衛星圍著溫暖的星球繞啊繞的就夠了。我還是愛你的,

只是不知道該如何再相處下去,因為你的眼中永遠都只有你自己

請原諒我的不告而別,也請不要再來找我,這是我的最後請求。Farewell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