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991962-3089591112  

之一  自我介紹

 

我經常對身邊所有的人事物抱持懷疑,並不是完全不信任,而是保留一小塊灰色地帶給自己,

不管對家人對情人對朋友都是這樣,就像擁有靈敏嗅覺且腦袋多疑的狗,

稍有緊張的氣氛我就立刻豎起尖尖的耳朵露出不算誇張的犬牙,靜靜的看望著周遭,

可是通常這樣的動作不會讓人發現,因為我總是刻意壓低自己的情緒、注意自己的臉色和動作,

沉默然後警戒著,可是卻又戴著搞笑的人生面具,那是我的習慣動作,雖然像多疑的狗,

但至少不算是無法靠近的刺蝟,所以我還能跟周圍的人保持不錯的關係,

並不是很想這麼作,因為我也可以孤芳自賞,也可以高傲不馴,

甚至有時候會想「乾脆跟他拼了吧!」這樣,但環境總是會告訴你該怎麼作才不會變得奇異,

尤其是我的個性不願意站在能見度高的地方,所以我也就失重的在體制漩渦中浮沉,

就像在監獄裡上廁所也要報備的囚犯,我想這就是體制厲害的地方吧,

而後遺症就是常常不能放鬆,我想這是我的個性所必須要承擔的最糟部份吧,

最近,當我又開始因為周遭而警戒時,我想起小時候的幾件事。

 

大概十歲左右的童年,到了節日一家人經常坐味道難聞的中興號來回台北台中跑,

有一次在某地的轉運站停留休息,上完廁所的我走回站台時發現那兒有四輛車並排停著,

對十歲的我來說簡直就像高大詭異的城牆在我面前排開,每台都長的一模一樣,

而且吊詭的是全部都寫著往台中,我開始緊張起來,因為我完全忘了要上哪一台車,

就那樣我冒著冷汗上下車,連上錯了兩台車後在廣場附近被父親找到,

那個瞬間我心底的石頭全部放下來了,興奮開心的奔跑著往父親的方向撲去,

結果,我父親罵一句王八蛋後就惡狠狠的摑了我一個大巴掌,

一個讓我向地上趴去而且腦袋暈昡的巴掌,到現在我還完全無法諒解那個巴掌的意義何在。

還有一次,班上的美術課要交素描作業,我想不出來該如何畫,

所以拿著鉛筆和圖畫紙奮奮地跑去找父親,父親在我畫好的沙灘上面放上幾個人和陽傘,

還有挖沙的器具和海灘球,看到大概的雛形我忽然間有了想法,應該不是這樣吧我說,

父親聽了後臉色劇變,突然發狂的把我手中的鉛筆拿起來往房間門口丟去,

把圖畫紙撕爛並且把我關進房間裡。這兩件事至今,我只能用這是父親不耐煩的個性來作解釋,

也是因為我惹他不耐煩了所以活該倒楣吧,我很記得,

這兩件事發生後母親都這樣對我說:

「爸爸他就是這種壞脾氣,但他其實很愛你,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而已。」

當然,這樣類似的暴力事件(包括語言暴力)並沒有停止下來,

一直持續到我離開家裡自立後才慢慢改善,我想這大概跟人的習慣有關吧,

對,我只能訴諸於習慣,否則我不曉得怎麼自處,畢竟他是我親生爸爸呢。

 

其實很愛你,只是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而已

 

我苦笑,因為三年前某個夜晚未婚妻也這樣對我說,

未婚妻小我兩歲是個蠻獨立的女孩(只是我自私的以為吧),還記得那是個很涼爽的夏夜,

當時其實我又警戒起來,雖然表情沒有任何改變,

但我卻是緊繃著神經躺在床上靜靜的聽她說話,那樣的警戒彷彿變成是一種預感。

隔天我下班很晚,原本晴朗的天氣突然下了雨,到家的時候因為沒帶傘而全身淋溼了,

她放了一方信封在我們同居的客廳餐桌上,我記得桌面被清理的很乾淨,碗盤和衣服都洗好了,

只是她的衣物都被帶走,一張相片都沒有留下,是一封分手信,

裡面還放著George Jensen二十分的鑽戒,我不曉得我們到底有什麼問題,

就像我也不知道我和父親之間到底誰有問題,然後這世界到底又是怎樣運轉的,

我突然全身軟了下來,躺在沙發旁一句話也說不出口,

這是難得的放鬆,很可笑的難得。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博客來即將出版的地方看到這本書哈哈
    愛與擁有後的遺憾也有買來看
    所以這次不例外^^
    文字不過是情感釋出的一種出口,可我喜歡的事你的故事:)
  • hey,謝謝你~~<br />
    <br />
    希望這本小說不會讓你失望,這次我寫的好用力(腦袋快炸開的那種)<br />
    <br />
    如果有興趣歡迎來寫寫書評或心得喔~~再次感謝~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