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991963-451121841  

 

寄居蟹

「凱,你知道嗎?我就像寄居蟹一樣,只能活在有個純然自我的封閉空間,在小小的世界裡去放逐矛盾的靈魂,我無力也無法承受任何的關愛,即使我想即使我渴望,但還是不行,因為我試了很多次,最後都是搞的一團糟,然後我狼狽的逃開那些關愛的眼神、那些保護我的動作,我試著保持低調不希望傷害到任何人,但最後還是必須揹負著很多令人失望的話語,那些話語都會令我非常難過,你懂嗎?」樺的眼神不時的望著遠方和地上,她穿著藍色小碎花連身裙,頂著一頭及肩微捲的頭髮,雙手習慣性撥弄著她的裙擺,我們從森林公園的南側入口進入,沿著湖邊彎曲的小路走著,那是個不會感覺到悶熱的八月夏夜,有些微風輕輕撥動樺的髮絲,遠方不時有籃球撞擊地面以及球鞋在地面上摩擦的聲音,高架橋上的車聲像遠方被強風吹著的海浪似的一波波傳過來。

我鼓起勇氣說。「那,我呢,在妳心中我到底扮演什麼樣的角色,我們雖然認識了好久,但我總是不知道,那個在妳心中的我。」我緩緩說道,雖然併肩走著,但眼神還是不敢望向她,就怕樺的美麗眼神將我內心的一切都勾出來一樣。

「你知道嗎?對我而言,你就像是我灰色世界裡的唯一陽光,溫暖而有力的支撐我的人生,但,我是如此害怕依賴你的自已,從沒有辦法回饋於你,我知道的喔,每次這種情況我都會害怕,害怕被關愛的一切都是假的,害怕那種落差,就像是把我從深谷裡帶到了天堂,卻在踩到雲朵的那一瞬間又再度跌落了谷底,而你卻跟其他人不一樣,雖然是陽光,但是遠遠的照著我,很溫暖,但我卻很明白我無法再繼續靠近了,很怕一切的一切又會再度輪迴,到時候我是真的無法承受。」樺將眼神轉向了我。

「我想,這些就夠了,有風吹,有夜燈,有上弦月,我們所能承受的就這些了。」樺轉身繼續往前漫步,望著她的背影,我心中滿滿是問號,我不了解所謂的回饋所謂的陽光所謂的承受是什麼,我是如此喜歡著樺,那熱度沸騰的如此不可思議,她曾經是我某一段人生的重要支柱,我為了這樣一個人而活著呀,那時我站在小路的終端,不曉得該走下去還是該繼續停留,夏夜的風很溫柔的吹拂著我們,不知不覺,我的二十歲,就在樺消失以後被強迫孤獨的結束,但我們之間的句點卻還沒出現,一直到我遇見蓉。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