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6991963-451121841  


在分開以後,那混沌世界裡被天神劈成兩半的人就經常出現在我的夢裡。 有各式各樣奇怪的人,有些人頭上長著山羊角有些人臀部掛跟暹邏貓一模一樣的尾巴,有些人則是長著像公獅一般的鬃毛和蜥蝪般的雙眼,唯一相同的是,他們的表情都很慌張,眼神飄忽不定,就連靜下來的時候身體還是會不停的發抖,頸部以下都是半透明,儘管他們努力想要擁抱對方,但卻都像抱住空氣一般揮空,就這樣擁抱揮空再擁抱再揮空不停的循環,我在夢裡望著底下不斷的東奔西走的人群,心中感到恐懼,正當有恐懼念頭的時候,我的下半身也開始變成透明,我瞪大眼心口一陣悶痛後就嚇醒了。

 

後來我思考著原罪,那是不是神在創造完美的人類時就已經預見,還是因為神的理想主義被人類所破滅後才真的被激怒,我不知道,神會做什麼事情我一點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一個人躺在空空盪盪的房間床上、一個人在半夜加班的辦公室裡、一個人在前往台北的高鐵火車上從夢中醒來後,身上仍然揹負著什麼東西沉重的活著,那東西是原罪吧,男女本能性東奔西走尋找另一半的原罪,被惡魔誘惑偷嘗禁果的原罪,換個角度想,會相遇也是原罪所造成,錯過也是,再更細微一點,連相遇的時間都是一種形式的原罪,而所謂對的人,在幾千萬年時間的輪動後又顯的太空泛,沒有人能明白說的出,你()就是我完美的另一半,誰能?

 

我深呼吸一口氣,腦海裡那些不知所措的半透明人左右張望著,他們懷著原始的本能擁抱對方,期待著然後落空,剩下的只有揹負在身上長滿荊棘的原罪,我把氣長長的吐了出來,糾葛的回憶就像雙黃燈閃爍的聲音,有種宿命性的規律但又無奈,雨不停放棄希望般落下,望著從擋風玻璃滑下的水線,我思考著..




 

倘若愛情本身就是一種原罪,那麼要如何才能獲得救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