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曲    倘若愛情本身就是一種原罪,那麼要如何才能獲得救贖?

1336991963-451121841  

我開著福特Tierra從外側車道順向滑入了汐止交流道,才剛切入平面車道沒多久,馬上就進入了雨水像被噴霧器擠壓出來的氣霧裡,氣霧緩慢且連續的覆蓋在路面以及大樓身上,每次從外地回到汐止,就好像到了某個朝聖地似的,雨就像有著沉重心情的信徒從四面八方到此聚集,然後就以一種釋放(但卻不是很負責任)的姿態靜靜的放下、落下。車子音響的儀表板上顯示著PM10:33,音量20,音響慢慢飄了出來ColdplayYellow,音樂雖然從耳朵進入但卻直接衝進了胸腔裡喧鬧,一陣一陣的讓胸口開始疼痛,我把音量盡可能的轉小,留有雨刷划過的聲音以及掛在後照鏡上的鈴噹聲,鈴噹聲猛然的將回憶帶上一種迷濛般的真實,無意識的,我將目光很自然的放到左手腕Citizen錶上,PM10:23,這樣意識的動作招喚記憶從腦海深處衝出,我感到有些不適應,索性在辦公大樓附近把車停下來,按下雙黃燈的按鈕,將座椅調斜躺下...


『記得,凱,房間裡還有車子裡的時鐘我都調快十分鐘,這樣才不容易遲到喔,這是我的習慣。當你看到時鐘的時間就記得抬起手看看手錶,別忘了喔。』

 

叩!叩!我用力敲打右側腦袋兩下,這是在分手後兩年之間每每想起蓉時的習慣動作,雖然想起她總是讓自己很懊惱,但敲打完以後並不會讓自己更容易清醒,反而因為這習慣動作而更感到異常難過,人生就是這樣,總是不停的想要掙脫習慣,等到掙脫後卻又被另一種習慣吞噬,就像走進到處都是爛泥的沼澤地裡,更要命的是,那就是我,真實的我,並不是一時鬼迷心竅也不是外力影響才踏進去的,就算有好萊塢電影裡的時光機器讓我回到了過去,我想我還是會重蹈覆轍,沒有第二條路可走。我用手指揉著太陽穴,蓉的影像漸漸退後進黑幕中,接著浮上來的是經常作夢夢到的下半身是透明的人,那是蓉在很久以前跟我說的小故事,她說:「很久以前,當世界還處於混沌的時候,人類不只是由男和女兩種人所組成的,而是有男男,女女和男女三種人,換句話說,就是由現在兩人份的素材作成一個人,因此,每個人都很滿足的在過生活,既平安又快樂,但後來,因為犯了過錯而激怒天神,天神一刀將人都劈成了一半,乾乾淨淨的分成兩個人,結果,世界就變成只有男人和女人,所以一直到現在,所有人都本能性的不停尋找應該只屬於自己的剩下那半身,汲汲營營的度過人生。」

 

「他們犯了什麼過錯呢?」我問。

「原罪。」蓉說。



待續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miffy83913
  • 故事背景居然是汐止 真有榮幸
  • 其實常常下雨還挺有fu的啊~~哈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miffy83913
  • 不~~~我已經住到發霉了QQ
  •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