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第二部小說的當下  那時我正坐在敦南老咖啡裡硬硬的座椅上 凌晨十二點十分

我望著螢幕發呆好久 雖然隔壁仍然有四人一組的團體正大聲的談笑 但那一點也不影響我

那一瞬間 思緒飄到了好遠的地方 全身像是溶解一般的逐漸分崩

要是當時有強風吹過來 關於自我本身這東西搞不好就被吹的消失無蹤了

當時我只有-我到底在這裡幹嘛呢-這個想法 然後 後面就沒有東西了 空了

其實寫小說這件事本身並不具任何意義 但卻使我五個多月的日子每天無不絞盡腦汁的捕捉生活上許多瞬間

並且希望能夠用在小說的任何一個場景 任何一句對話 這習慣有時候讓我的腦袋像泡水一般脹的難受

【全文終】 打完這三個字 我癱瘓一般坐在椅子上 隔壁四人在美好的氣氛下卻漫天聊著馬英九和蘇貞昌

無聊且沒有意義---但坐在他們隔壁寫著小說的我 又有什麼意義? 

如果 這八萬多字沒有出版 沒有任何一個人看得見 是不是這五個多月被小說佔領的生活就完全沒有意義?

如果 這八萬多字沒有出版只能給支持自己的人看見 被捧著說好厲害.好好看.我喜歡之類的 我會很高興

但那畢竟是建築在夢幻沙城堡裡類似自我催眠的產物 是不是只要下一場豪雨 那將全部付諸流水?

如果 這八萬多字有幸出版 我或許會欣喜若狂 那就像是自己的小孩考上好的學校一般讓人得意

但那只是拿到參賽權 接下來如果銷售奇慘無比或是批評如暴風雨一般而來 那到底花錢出版又有何意義?

回歸到讀者 我覺得當我買了一本書 我希望這本書帶給我的是一些啟發 不管是對小說對生活對人生..等

只希望每當遇到什麼堅困、煩悶、複雜、悲傷、快樂、興奮等的事 就會回想起那本書

心裡就會冒出一句那本書的台詞 「這狀況就是那樣啊,我懂。」 然後跟那本書產生連結感

對!連結感! 連結感就是意義所在!可是這件事情太難 一來是自己寫作能力還不行

二來就是在充滿奇幻美麗的台灣文學界裡  沒有一番狂妄的想像力或是排行榜第一名的靠山 

好像就不太具有什麼意義

不過回過頭來想 第一名代表更多的壓力更多的現實更多無法比擬的思想摧殘 好像也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回歸自我來看 我很清楚這不是氣餒或是妄自菲薄 只是對前方的道路不是很熟悉罷了

但 不是很熟悉的情況下才能自己走出另一條道路 小說就是這樣 要站在現實和非現實的交界上遊走然後矛盾

我想 目前對我來說 寫小說的意義大概就是

它讓我覺得 我是被期待的 不管是被別人或是被自己期待 總之 是被期待的

這就夠了 真的!

  

-跳舞吧。只要音樂還繼續響著-《舞.舞.舞》村上春樹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