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五點  冷氣定時關機已不再嗡嗡的響  你醒了過來

第一班列車從底下經過  發出機械式的連續聲響

天空已經透出微弱的湛藍  就像新生兒一樣  不時還伴上鳥鳴聲

你再也睡不著  並不是惡夢連連  也沒有什麼憂鬱感  就是單純躺不下去

你沖了一個冷水澡  從頭到腳  蓮蓬頭散狀的水就像要將你脫層皮似的沖洗

只有水聲的浴室  你不想開燈  腦袋中偶爾閃進來"人生"兩個字

你刷牙  沒看鏡子就洗了臉  或許是看了三十年有點膩

你在陽台打開窗子  向外面深呼吸一口氣  那虛無就跑進了你的胸腔

什麼都沒有  沒有有  沒有沒有  有沒有沒沒有

站了一會兒  突然想要抽根煙  卻也覺得不到氣氛

喝點酒嗎  望著桌上那瓶裝滿寂寞液體的瓶身  搖搖頭只好作罷

你想要思考些什麼  但是大腦就像失去動力的機械室  連齒輪都想休息

太重了對吧  誰說人類的腦袋開發不到1%  對於到目前為止的回憶

就像堆積在老舊倉庫裡的淘汰電腦  想要搬出來思考都嫌浪費力氣

但又不能一把火燒掉  那東西  燒的掉嗎?

你想  那就不要想吧  記得住現在無力感就好

你突然笑了  無力感!?  你有什麼資格跟人家談無力感呢

真正垮下來的時候必需要有某種東西支撐住  那才算無力感

無限的往下掉  只能叫作飄  因為那裡  什麼也沒有呀

五點半  天空逐漸亮了起來

你突然有些力氣  你想到樓下的熱鬆餅和美式咖啡  心口開闊了些

有時候  思考人生這回事  還不如吞下一口沾滿蜂蜜的熱鬆餅

於是你打開門  靜靜坐著電梯往下  什麼都再也不想了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