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天氣很熱  讓我忍不住想嘗試某些文章寫法

唔?  你不都是悲傷、靜默、寂寞的寫作能手嗎?  喔不  其實我有時候也蠻嘮叨的

衣服很輕  麻織的白色襯衫隨風擺盪  膚色若隱若現  灰色的麻布褲還有一双白布鞋

唷  今天穿的很休閒還帶點透明喔  哎  你不懂  這是南漢普敦風

southampton?  yap!  哇靠  你這死宅男工程師哪知道什麼southampton

我   我其實有英國的血統

空檔期越來越多  其實是想出國的  日本的北陸  深山的野溪溫泉還可以看見鳥居立在水中央喔

運氣好的話還可以碰到男女混湯  到時候閉上眼就是紳士了  當個紳士就是這麼簡單

但是其實是找不到人出國的  找男的喊忙  找女的又罵我怪人  有時想想  我何嘗不是?

在家寫寫小說  喔對了  目前142903字  想要十五萬字我看不可能  因為 一生的故事都寫完了

那我是不是可以閉上眼永眠了?

在昆山的威爾斯酒吧彈了一首  五月天志明與春嬌  說是送給佳佳

奇怪  佳佳是誰  更奇怪的是  阿六仔哪懂什麼台語

只有不斷的被拱上台彈  還有莫名奇妙的女生獻吻  打鼓的猴子打的很好  比我吉他還好

我第一次的處女秀就這樣獻給大陸人  還安可咧  連續彈了三首  是我夢遊吧

那吻的感覺就是  毫無感覺

一個台灣人彈著吉他跟我大聲唱  Knockin on heaven's door  我喊到青筋暴怒

旁邊喝醉的小白女一直喊著  你好帥  我要跟你喝酒

where am I ?

陽台  衣架上掛了一排UNIQLO的內褲  五顏六色  其實我內心也是光彩眩目的

只是妳能不能承受  能不能?

妳到底懂不懂我看完空氣人形有多難過  到底懂不懂我看完胡士托風波都快掉淚了

不懂  多好啊

吉他絃有點澀  我用弦油來回塗抹  彈了一首  椎名林檎的滿滿的財富

我真恨自己不會說日文

在敦南誠品的日本文學架旁  我好氣  氣書怎麼這麼少  這些好書怎麼可以這麼少

我在海邊的卡夫卡旁駐足  翻開第一頁我就被吸引了  那簡直就像大麻

強迫自已別去買它  上下兩集啊  喂  又要再深深嘆息一次嗎  挪威的森林、1Q84已經夠了

一共是六百元  謝謝光臨!

該結尾了  告訴我人生該如何作結尾  命運該如何有個終點

它啊  就像區域性的沙漠風暴  一直跟著你  忽前忽後的

走進去就對了   混身被刀割滿臉風霜就對了  不要想走出來  因為別忘了它是風暴吶

永遠活著的就是它了

嘿  我學會了心碎喔  所以我知道怎麼作一個人了

告訴我作一個人後   下一步呢?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