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月就像隨時可以伸手摘下那樣又圓又亮

我靜靜的望著它  它也靜靜的望著我  那立體感簡直要讓我因為感受到月球的引力而飄浮起來

心底的湖面也靜靜的  所有的一切都靜靜的  就像在北極孤絕海面所飄浮的冰山  

不可思議  好不可思議吶  我詫異著

什麼時候  到外地遊玩時買著自己喜歡的紀念品  拍著一張張沒有人的風景照

背著包包在陌生的城市裡  腳步不會因為孤獨而越走越快  呼吸也維持平穩

而不是因為太在意身旁沒有人陪著  然後畏縮的像個小偷一樣快步離開人群

什麼時候  空閒時一定要讀幾頁書  然後在閤上書後滿足的微笑入睡

而不是握著手機盯著電話簿裡頭女生的名字  腦袋裡想著到底能找誰而發慌

什麼時候  會注意家裡的衛生紙和垃圾袋數量  礦泉水的牌子和燈泡的顏色

腦袋裡盤算著要買的家居用品  分時間地點有計畫的依序買進來擺設

什麼時候  女人躺在我的胸前大哭  我也能違背良心撫著她的背說些狗屁話安慰她

然後一早起來拎著登機箱  將飯店的卡和已付款的資料丟在桌上一走了之

什麼時候  這些那些變的像飄在空氣中的海鷗羽毛一樣  輕的無法落在任何一片沙灘上

今晚我站在23樓的陽台  月光暈著周圍破碎的雲  風吹拂我還溼漉漉的頭髮

我凝視著月光  那光線就好像要將我的眼珠子染成金黃色一樣

然而  只有在那飽滿的光線下  我才能感受到一絲絲的寂寞 


但是  在吞下smokehead single malt whisky後  寂寞感又隨即消失

當然   我並不期待寂寞感再來造訪  平靜如死水的一切也沒好到哪去

我只希望  什麼時候  能再有這樣溫度的晚風以及圓潤飽滿的月亮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