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國的那天  排在入境檢查台的通道上 

人群讓我感覺很陌生  就連地毯的味道都有種不熟悉感讓我頭疼

頭頂發亮且沒有任何一根頭髮的檢查員看著我的護照皺著眉 

 「先生,你的護照怪怪的,請從最右手邊的通道進入」

我看了一下右手邊  是一個完全沒有任何人排隊的通道  連檢查員都沒有

我從那個通道順利的通過(因為根本沒人理我)  走進狹小的手扶梯往下  

這應該是第二航廈  我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

推著行李箱往外走進海關  我看著航警的制服發楞  

怎會是淺藍色的呢  航警和警察的制服應該是接近深黑的藍色

我再環顧一下四周  並沒有人注意到航警的制服  這時候我要是隨便去問一下路人恐怕會被當瘋子吧

我推著行李走出航廈  一個似曾相識的男人在大門口等我  

「hey 兄弟,好久不見,你又瘦了耶」

他把我的行李搬進後車箱  坐在後座的一位美麗女孩打開車門

也對我說了一句好久不見  我擠出微笑揮揮手

下著雨  空氣的溼度沾黏在我的鼻腔內讓我感到不適  這味道怎麼會這麼陌生

巴士從眼前開過  車身上的字樣也讓我感到怪異  

像是Z好像是顛倒、客運這兩個字稍微變型之類的

女孩在機場客運站下車  她的美麗讓我想起了些什麼事  

但因為頭仍然疼痛  所以我只能再次對她揮揮手說再見

高速公路上  男人開口一直述說著之前我在國內一起喝酒所發生的趣事  

還有一些關於單眼相機、Boss淡菸、女人的事

我感到口乾舌燥  這些到底在討論什麼呢  

我只能用我僅存的記憶來回答  男人似乎對我的回答也感到怪異而些微的皺眉

可是我到底在說些什麼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們在高速公路上  他開車的速度讓我懷疑這速限是不是修法調降了

就連跟在左右前後的車輛我都覺得不熟悉了  我想開口問  但又覺得不好意思

我越來越懷疑我從那個沒有檢查員的通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  

回到家裡  我拿起了吉他彈了幾首歌

弦很乾澀  音調不像之前這麼響亮  

而之前的那響亮又是什麼時候的事呢?  我記不起來

我在這吉他不響亮的房間裡待了七天  這中間有五天下著雨  兩天是晴天  

那兩天我在msn上約了朋友吃飯

在不熟悉的世界裡  我只能靠著到哪裡都看的到的msn來連絡人  

就連手機收到簡訊都覺得怪異的世界

朋友說著我不熟悉的事情  我們的談話就像抽菸時從口中吐出的煙霧  

看的如此清晰卻瞬間變成過往雲煙

半夜裡  我躲進棉被  這是我唯一感覺到熟悉且安心的地方   

我躲進棉被裡打著簡訊  卻不知能傳給誰

就像光頭入境檢查員看著我的護照而皺眉  

就像男人皺眉對我的回答感到怪異  

就像美麗女孩對我說好久不見然後離開

我恐懼著  如果收到我的任何消息  他們應該也會皺著眉而感到奇怪吧  

畢竟這不是我的世界

不會錯了  我一定是從那個奇怪的通道進入了陌生的世界  

怎麼辦   我能夠回得去嗎?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珮婕
  • 如果你想傳訊,卻不曉得傳給誰,
    那就傳給我吧,如果你願意的話,
    我電話改了,你想知道再跟我講,
    我之前問過你好嗎?
    我會一直問你
    你現在好嗎?
  • 我很好,希望妳也過的很好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珮婕
  • 好吧
  • KAI的私領域 於 2012/05/11 11:18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