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坪大的空間裡   有書有唱片有喝完的空酒瓶還有許多燒完以及沒燒完的蠟燭

這裡是我擁有眾多寂寞中唯一感覺踏實的地方  畢竟我是個不容易感覺踏實的人吶

許多朋友都有幽閉恐懼症  但唯獨我喜歡待在小房間裡  最好是走兩步就能出門的空間

那樣小小的空間很容易快速且緊實的填滿我心中的破洞   讓我蜷縮在角落裡眨動雙眼

彷彿只要多眨動一次雙眼  時間的河流就流動的快一些

可是最近   時間的河流似乎卡住了就像死水一般的平靜

那些美麗   那些閃爍  那些火花  那些酸甜苦辣  從未出現了

沒有令人難過的撕心裂肺   也沒有令人高興的掏心掏肺

選擇無力改變一切  一切無力改變選擇  甚至完全沒辦法決定選擇

一支菸  兩杯酒  三盞蠟燭  四首歌  仍然無法勾起平靜湖面的漣漪

就像黑夜中的冰山沉沉的期待讓它崩解的溫度   就連崩解都變成幸福的象徵可以讓人期待

我還能作些什麼  還能夠拼了命的相信些什麼  還能夠奮不顧身的去握住些什麼

拱手讓出的東西  全部擁有的東西  一樣

一個紅了臉頰的巴掌  一個紅了臉頰的吻  一樣

一直在夢裡出現的身影  一直期待卻從未出現的身影  一樣

我愛妳  妳愛他  他愛她  她不愛  一樣


那...就這樣吧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