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十點半被手機電話吵醒  對方的大陸口音讓我聽了三秒鐘就把它掛了

我又繼續躺了回去  沉重的腦袋就像石頭一般陷進枕頭裡形成一個如隕石般的凹陷

就在手機響起前  我還看見妳的手靠著我的手臂上對我說  你瘦了

妳那表情和周圍房間的景色讓我完全沒有任何懷疑  是的  我正在那幾年前的房間裡

那感覺並不是從未來跳了回去的氛圍  而是真真實實的坐在那還感覺的到軟硬度的床上

我不發一語  甚至因為面對著妳而感到有些不適應  熟悉的冷戰  熟悉的任性模式

妳的眼神中帶有悲憐  是的  妳悲憐著我  那是在冷戰後的第一句話  你瘦了

瞬間我的喉頭哽住了  一團熱熱的空氣卡在氣管裡  眼眶冒出了薄薄的霧  我轉過頭去

一樣的心情  不想讓自己的狼狽樣讓妳看見  並不是在現在的我  而是那舊的我

就在星期四的早晨不曉得幾點鐘出現的夢境  舊的我就有如真實存在的我  聽著妳說話

妳說完  看著我的側臉後  就離開了  我還深深記得妳從門口走出去的背影

灰色運動長褲、桃紅色毛衣、用髮箍堆起的頭髮  冰冰涼涼的空氣像冷刷子一般拂過我的臉頰

喉嚨哽咽的更厲害了  甚至在我起床接電話時  還因為哽住的喉嚨而無法開口

我躺了回去望著天花板  分不清楚張開眼睛後的世界、閉上眼睛的世界  誰真?  誰假?

腦袋還有些昏  喉頭卡住  眼眶的淚水在眨了一下眼皮後又消失了...
 
佛洛依德對於夢境的功能性解釋有三種,慾望實現、警告、排解心理衝突以及壓力

或許我會希望那是慾望實現  但或許那是個警告  我無法選擇

畢竟這世界上有許多事情是無法選擇的  我打開音響讓音樂像水一樣從耳朵的洞進去將身體灌滿

躺在床上的我默默的想著




冬天又到了吶... 










 
創作者介紹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