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去回回的飛行造成我短暫失憶,我到了一個地方工作、行走,又回到了另一個地方工作、行走,感覺幾度受創,我不曉得有留下什麼,有系統的建立些什麼,很多東西都在流逝,我抓不住,只能任它們從我眼前流過。我好久沒有對自己說說話,這段時間看了幾本書,看了大量的電影,我評論、咀嚼著大師們的思想,可是卻沒有回過頭看看自己,對小說、電影、人生和環境的批評令我越來越煩悶,我想要試著靜下來,可是手不停的顫抖,我怎麼了呢?

*

KAI的私領域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